好消息 老文青龚大兴抱上混血大孙子

http://www.motor.hc360.com2017年02月21日15:44 来源:牛摩网T|T

    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严肃媒体记者,这次我决定用文青的方式来解构GM440上市这件事。

    

·

·

·

·

    许多年以前,刚闯进这个行业的时候,摩商龚大兴一定幻想过类似今天这样情景的遥远的未来:他坐在自己造的大排量车上,让所有人的都称一声牛逼。

    由于直接或间接的接触相对较多,我一直认为龚大兴算是摩托车行业里少见的文青:爱读书,践行知行合一,把体会快速转换成行动。他学稻盛和夫的经营理论,探索各种新营模式,还原创了鑫源核心文化北斗七星。

    龚大兴1971年出生在重庆合川农村,1993年毕业于重庆教育学院——他和凤姐应该是这所学校最出名的两位校友了。毕业后他去当了一名老师,在当时,这是一位草根文青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文青气质、草根出身,再加上激扬年代,往往会杂糅出雄心壮志的人物。不甘寂寞的龚大兴,在1997年离开教师岗位开始创业,不到30岁的时候就有了自己的厂房,并获得了鑫源这个品牌。

    我曾在某个发布会听他讲过创业时期的经历,那时候他寄住在出租房内,除了梦想一无所有,一遍又一遍地听崔健的《假行僧》:“我要从南走到北,我还要从白走到黑。我要人们都看到我,但不知道我是谁……”。以至于他后来无论开发布会还是请代言人,永远都会首先想到崔健。每次会议献唱,他也会首选这首歌。崔健孤独、绝望、一无所有、决绝向前的歌词和腔调,我相信在那个时刻击中了文青的内心,让他获得前进的力量。

    

·

·

·

·

·

·

    无独有偶,首富王建林在2016年万达年会上也唱了这首歌,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作为文青,龚大兴永远不缺乏激情和冲劲,口才极佳。这让他赶上了摩托车淘金潮的尾班车,以一己之力创立了鑫源摩托。他也用一个文青的自我修养,不断追求与众不同,为鑫源贴上了越野这个独特的标签。

    龚大兴一直想做大排量,他很早就启动了大排量的研发。但在摩托车这个机械行业里,文青们注定具有先天劣势:你知道会面对各种靠谱和不靠谱的理工男,但你不知道谁是前者谁是后者。当痛感靠谱的几乎为0后,龚大兴决定向外寻找大腿。他曾反复前往欧洲,不停地找各大摩企寻求合作。我曾听他眉飞色舞地讲述前往KTM的见闻,毫不吝啬赞美的词汇。这一度让他看到了希望,但最终归于失望。

    在2013年左右,龚大兴开始转换思路,他不再找人合作,而是希望直接在欧洲收购公司。这一次他终于收到胡斯瓦纳(Husqvarna)的工厂、员工和技术资料,同时还收购到了SWM品牌。对鑫源的体量来说,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。在国内摩托车市场走低的背景下,更是充满风险。从商业的角度,很多人都提出了反对意见,但龚大兴咬着牙完成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SWM品牌早已经被龚大兴转化为了旗下的斯威汽车,但3年多来,这笔在摩托车上的大投资直到今天才算完成了一个小目标:首款中欧联合开发车型的国内下线。这款代号GM440的车型,发动机的优化和外观设计都由意大利工程师负责,而全部的配套和制造都由鑫源工厂完成。

    虽然除了摩托车,龚大兴还涉足了地产、农机以及汽车,他和华晨汽车合作推出金杯微车,同时还推出了自有品牌SWM斯威汽车。但或许在龚大兴心里,摩托车才是他的大儿子,他的接班人,凝聚了他最黄金的岁月、最持久的心血和最深刻的情怀。对文青来说,还有什么比情怀更重要呢?

    所以,当老文青龚大兴坐在他自己的车上,笑得像抱了个混血大孙子一样的时候,心里说不定在想:老子高兴就好,你们爱买不买。

责任编辑:乔彤推荐

免责声明: 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猜您喜欢

返回顶部